欢迎访问九三学社晋中委员会网站!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社员之家

过年的年味道

   腊八那天早晨,外边很静,听不到一些响动,妻说腊八了怎么没有点年味儿啊。每到过年,常听人说年味儿少了,年味儿究竟是什么呢?我思索着。年的味道,好像是一种物质享受,又好像是一种氛围气场或者是一种精神愉悦。民以食为天,说年味离不开吃喝二字。早年间,到了腊月初八,母亲天不亮就做好红米粥,叫我们起来吃。据说天亮后没吃上红粥,就要得红眼病。可能都有个红字,吃红粥就可免疫的原故吧。过去人饮食单调,能吃到有各种豆类加糖做成的米粥,当然是难得的好饭,更有富人家用葡萄干、花生仁、莲子、松子、枣、桂圆、砂糖和糯米赤豆八种原料做成的八宝粥,更是冬季滋补身子的上品。而现在的吃腊八粥,只是一种风俗的象征,不会再当回事的。腊八是过年的号角声,之后便开始筹办年节的事务了,“大年”两字,在孩子们的心中开始倒计时了。

   过年,在中国人的传统中,是全年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了,有宁穷一年不穷一日的说法。平时人们节衣缩食,辛苦劳作,少有安乐的时光,大家都把最好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、玩的,留到正月来享用。出门在外的人,不管千里万里,也不管风霜雨雪,都要在年底前赶回老家,给父母亲大人磕上个头,祭奠供奉祖宗,合家人吃顿饺子,圆一个中国人的团圆梦。此后不管身在何处离家多远,也不论干什么,心里都很安稳踏实,因为年底是要回家过年的。

   记得小时候,腊月二十三小年一过,送灶王爷上了西天后,过年的味道就浓起来了。街上的人行色匆匆,采办年货的,返家团聚的,各处结算的,熙熙攘攘。商铺里人头攒动,大家都在忙着采办各种干鲜果品等,老话有:“腊月的水贵三分”,得赶紧操办,以免涨价。年根前的几天,每日都有计划中的任务:磨面,压粉条,蒸馒头,烹炒煎炸等,制作各种生熟食品。吃喝备好之后才进行大扫除大清洗,将整个屋子粉刷得雪白,糊上各种有吉祥图案的窗花,洗涤好所有衣物及各种家用器具。将装有亲友照相的镜框,古董年画,祖宗牌位,奖状,摆设等,请了出来,擦拭一新,布置在的显要位置上,以备来客品评、叙旧。母亲们辛苦一冬赶制的新衣服等也即将完工,做最后的收尾。到腊月二十七、八,平时再穷的人,也要出去剃头洗澡:“有钱没钱剃头过年”,理发店与澡塘里,排队等候的人,比平时多出几倍 。二十九, 买红纸写对联。之后,家家户户的门楣窗棂上有了红底黑字的对联,与白色的窗花相互映衬,显得格外鲜艳喜庆,用柴炭垒好的旺火也坐在院子中央,顶上压一红纸条:“旺气冲天”:过年的气氛更加浓郁了。正月中所有的吃、穿、用、玩的东西和细节都在大年三十前全部完成,只等着除夕的来临,安享这一切。

   过年,最高兴的当然是孩子们。除夕这天,早早起来,换上新衣服新鞋帽,结伴到各处去串门,听凭大娘大婶们品评母亲的手艺,男孩的样式,女孩的花色,在街坊们挑剔的眼光中流过 。年夜饭自是丰盛,但更高兴的还是放花炮、串门和玩耍。过年没有营生做,可以随意嬉戏,百无禁忌,大人并不干涉。晚饭后,灯火通宵,熬夜守岁,串门说笑玩耍的人不绝如缕。晚饭时,鞭炮声就时断时续,到午夜接神仪式开始后,远近各处顿时响起噼噼啪啪密集的爆竹声,成片的爆竹声浪,一阵高过一阵,经久不绝,天边红光不停地闪现,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。旺火的火苗在鞭炮声中,由黑逐渐变红直到散成一堆余烬,热的炙人,大年的气氛达到了高潮。此后,初一的饺子,初二的面,每天都有好吃的。小辈给长辈拜年,还能得到些平时难以见到压岁钱,奢侈一把,买些平日不敢问津的玩具、小吃的等。这是一年中孩子们最快乐的一段时光,吃的最好,玩得最开心,过得最热闹。正月间,走亲串友形成一个高峰期。相互送礼请客,多有自制的年货,自作的家宴,从中可以领略各地风情,欣赏各种制作技艺,品尝各种风味。期间,叔伯子侄,姑嫂娘舅之间上门走动,也许相聚厮守数日,逛庙会看舞踩龙灯高跷等玩意儿,叙家常斗小牌论年景计划将来。孩子们也有自己的玩法,结伴放炮仗,踢毽子打缸弹球放风筝滑冰车等。外边尽兴的玩,回家还有好吃好喝在等着,除夕后的几天以及元宵节等一连串的大小节日,让人们长时间沉浸在节日的欢愉氛围里。“破五”后,诸多禁忌可以破了,主妇们开始做家务了, 商铺开张,有人开始出门做事,十五元宵节看灯后,年节就基本过完了,年货也大体消耗完毕。这让很多孩子感慨万分:大年怎么这么快就过完了啊!

   当今生活富裕了,家庭设施现代化,减少了许多劳作。平时的生活也超过以前过年的水准。大家都讲养生之道,节食和减肥成为常谈。吃喝已经不是生活的主要内容了,年过过节有了新的意义,更多的内涵,饮食更加精致 休闲更加多元,生活也更加舒心安享了。商场超市饭店里采办各种年货,干鲜果品,生熟食品半成品及各样用品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买不到的,扫除洗涤,一应家务都有人包揽,只是:“请您消费”。 酒店宾馆聚会请客,省去许多操劳和麻烦,有了更多休闲娱乐的时间,届时驱车前往,安享现成。而在家里,老人们则早早地备好的饭菜,等候着晚来的儿孙,不时频频电话相催。不论在哪里,席散之后,满桌的饭菜,所剩颇多,食之不能,弃之可惜,让那些信奉节俭的老人们唏嘘不已。席间,除了拜年叙旧之外,电视电脑手机等更多地占用了人们的时间,大人们忙着转发短信,孩子们放不下手中的游戏,众人被电视里精彩节目所吸引,天伦之乐减色不少,这让老人们有了不少的怨言,又无可奈何。自从有了电话,写信电报逐渐成为过去,登门拜年的减少了,短信和微信风行以后,省却了直接的对话,可以从容复制华丽的短信而群发,或者录制一句精制的贺年词,送给诸多亲友。通讯的发达,约请和应邀成为现代人交际方式,不速之客消弭。人们的交往有了变化:讲究多了,随意少了,礼越来越重了,情却越来越轻了,距离近了,心却远了。有的是身份、面子, 酒店的牌子,饭菜的品味,商品的包装和价格,缺少了叔伯的手艺姑舅的风味。

  社会变迁使得:人员的流动加速,人生舞台扩大,乡土家族观念趋于淡薄,人脉地域逐渐疏离,祖居不存,几代同堂更是稀少,合族聚居,街坊邻舍的传统格局逐步消散,平房换成高楼,四合院街道被各类小区物业所代替, 一楼之内,一墙之隔,视频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。现代人们更愿意在各自的小家里,过隐密的私生活。而在棋牌社,歌舞厅,各类会所,进行社交活动。这一切都与旧时过年的情形有了显著的变化,不可同日而语。社会在进步,文明在前进,我们感知年味,有了不同的角度和观念。

   我现在明白了什么是年的味道了:它是几许辛苦和忙碌,几分期盼和渴望,几丝亲情友情和乡情,是一种落差和对比,一种回味和思念,是单调生活的润滑剂,是儿童贪玩好动好奇心理的满足,是成年人对儿童生活的梦幻回忆,是老人们对现实生活的留恋,是中华民族生息繁衍的精神支柱,是全体华人团结凝聚的纽带。

 

本文共分 1